花露比丸

想慢慢享受这样的季节

失意病毒

●依旧是撒库
●来自空间小伙伴的脑洞,有一种病毒叫失意病毒,由一个恐怖主义集团创造。伤口感染了这种病毒的人会在一个星期之内逐渐失去自己的意识,昏迷一天以后身体会被第二人格(即性格的阴暗面)所控制,记忆会保存。唯一解药是最重视之人的吻。
●正文在下面哦owo


    “穗乃果酱,穗乃果酱......”是小鸟的声音。小鸟轻轻叫着的……是我的名字?
    使劲地闭住眼睛,然后尽力睁开双眼,虽然神志依旧不清,但是世界已经在眼中清晰可见。
    小鸟有些担心地看着我:“穗乃果酱,没问题吗?”她那对蜂蜜般的浅金色眸子闪动着亮亮的水光,看上去十分柔弱,“穗乃果酱最近总是这么容易睡着……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
    我愣了愣,继而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啊,才没有呢,我只是最近有些累而已吧,会调整好的啦,小鸟酱不要担心穗乃果哦。”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我却也清楚地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脑子时常一片空白,盯着某一件东西便会慢慢睡去,绝不是因疲倦而产生的困意,而更像是体内有什么东西逼迫着我就这样昏睡。
   究竟是……哪里不对了呢?
    “好了,穗乃果,即使最近你的身体略微出了些问题,但是这可不是你偷懒的理由吧。”蓝色长发的少女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依旧是那种严厉的口气,“学生会最近几天可是任务增多了呢,身为学生会长,却把所有任务都推给我和小鸟,这样是不是不太对呢?”海未扭过了头,用十分和善的目光看着我。
   “啊哈哈……抱歉抱歉。”我只好讪讪地笑了笑,试图掩盖过去。
     “海未酱,穗乃果酱最近身体不太对劲啦……偶尔休息一下也没什么的吧……”小鸟也微微笑了笑说道。
    “怎么能说偶尔休息呢?穗乃果有几次认认真真地做完了我们布置的任务啊!真是不让人省心的穗乃果!”海未倒是毫不留情地指责了我一番,我立刻表示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海未酱,明明人家也有经常帮忙的嘛……”我小声地嘟囔着。
     “诶嘿嘿……”小鸟及时地打断了我们之间的对话,“穗乃果酱也是很棒的呢。呀,已经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家了吧~”
   海未终于叹了口气:“小鸟……你总是这样偏袒穗乃果。真是拿你没办法。”
   我立刻扑向小鸟:“小鸟酱最好了呢~最喜欢小鸟酱啦!”
    “穗,穗乃果酱……”小鸟显然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小鸟也很喜欢穗乃果酱哦,还有海未酱也是。”
    “好啦,穗乃果,也放开小鸟啦,快点都回家吧。”海未也无奈地笑了。
     “诶嘿嘿嘿……”

     以后的每一天,我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几乎达到了一整天都在昏睡的地步。为此我也挨了不少批评和劝告,但是自己又完全无法阻止昏睡的停止。
    “呜呜呜……”我委屈地蜷成一团,小鸟轻轻摸着我的头:“穗乃果酱,这个不怪你,倒是这个病得先治好吧……”“嘛,穗乃果也想改掉……但是完全没办法呢……”我抓紧了小鸟的手,低声道。
    “先回家吧,好好休息哦,穗乃果酱,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小鸟露出了安抚的笑容,我不禁也认真地点了点头。
    回到家中,我甚至没有理会雪穗和妈妈的呼唤,便一头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真的……可以好起来么?
    不管了。
    一定可以的,好起来。


    应该是第二天了吧。
    我揉揉惺忪的双眼,忽然觉得神经说不出的感到轻松,浑身上下似是爆发出了全部的活力一般。
   “啊,那真是太好了啊。”我喃喃说道。
   “姐姐,起床啦!”雪穗充满无奈的声音传来。
   “雪穗还真是有些讨厌呢。”不知怎么了,我突然就这样想到。
   “姐姐——”雪穗的声音还在继续。我突然“啪”的一声拉开移门,用沉寂的目光看着她。
   “以后别再那样叫我了。”我轻轻抛下这句话,绕过她径直离开了。
   “姐姐?”她似是有些回不过神,低低说了这一句。
   真是的……烦死了。

    校园门口。
   “穗乃果酱,今天看起来好了很多呢!”小鸟兴奋地对我说道。
   “是啊,总算不再像以前那样看上去萎靡不振的样子了。”海未也轻笑着说道。
   “那还真是很好哦。”我扯了扯嘴角,勉强说道。
   “穗乃果酱……?”小鸟似乎立刻发现了我的不对劲。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别再拐弯抹角了。”我不耐烦地应到。
    小鸟一下子矗在原地,脸上写满了震惊。片刻之后,她轻轻抚了抚裙摆,“我明白了,穗乃果酱。”然后飞奔进了教室。
    真是奇怪啊……究竟怎么了?
     总觉得今天所有人都怪怪的,大家都用惊恐的目光看着我,不少人甚至为我投来了不满的眼光。
    虽然都被我瞪回去了就是了。
    明明什么都没变啊!莫名其妙!

    “穗乃果酱,放学后稍微留一下……可以吗?”小鸟这样对我说道。
    “哦?”本来想拒绝的,心里却突然升起了一丝好奇。“既然小鸟这样说了,穗乃果我一定会到的。”她的脸上顿时布满了欣喜,“嗯!”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小鸟,惊喜从心底满满地溢出,似乎周围的空气里都弥漫着她的甜香气息。
    心里忽然啪嗒一下。

    放学后。
    “穗乃果酱。”小鸟轻轻地走到我面前,小声叫道。
    “有什么事就说吧。”我直直地盯着她。
    她这次倒是不怎么惊讶的样子,停顿了一下,便轻轻开口道:“我已经知道了为什么……穗乃果酱今天对所有人都这么粗暴,所以我不会怪穗乃果酱的。”她清甜的声音慢慢在空气中扩散着。
    “还记得吗穗乃果酱?上个星期去实验室做实验,你不小心划破了手腕,包扎的时候又一不小心碰倒了一个小瓶子。”
    “那瓶子里有一种东西像是粉末状,所以我们都没有在意。我今天去问了实验室的负责人,她告诉我……那东西叫做失意病毒,是他们花大价钱去一家药品公司买来的,目的就是拿过来玩玩。”
    “伤口感染到那个东西,你会逐渐昏睡,醒来后神志就会被阴暗面所统治。但是它唯一的解药是——”
    “你最重视之人的吻。”
    我愣愣地看着她,她的目光里满是坚定和心疼,我的心也似乎慢慢地动摇了起来。
    “当然,你也可以不相信这些的……穗乃果酱,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我的目光依旧沉寂。
   “没法让你变回原来的样子……真是抱歉呢。”她轻轻地苦笑了一声。
    沉默。
    晚风透过昏黄的夕阳,像画布般浓艳的橙色晚霞映在她的脸上,投下一小片天鹅绒般细腻的阴影。风静静吹着,我看见我的发丝轻轻地飘动着。
    向着她的方向。
    “小鸟……这么希望穗乃果……变回原来的样子吗?”我轻轻出口,却低下了头没有再继续看着她。
    “穗乃果酱……”她有些惊愕地看着我。
    “以前的穗乃果究竟有哪里好吗?明明之前我就只会惹出一堆的麻烦事,让小鸟为我费心,为什么……穗乃果要变回原来的那个穗乃果?”我低低地吼道。
     “因为啊——”
     “以前的穗乃果虽然很麻烦,很不让人省心,总是会让我和海未为你担心这担心那。”
     “但是,以前的穗乃果,却是最珍惜身边每一个人的存在!”
     “以前的穗乃果会在别人需要帮助时毫不吝啬自己的帮助;”
     “以前的穗乃果会耐心地陪伴着我们做好每一件事;”
     “以前的穗乃果会在我失落时给予我最真挚的安慰;”
     “以前的穗乃果不管发生什么都能很快振作起来;”
     “以前的穗乃果酱!小鸟……最喜欢了!”
     涨红了脸……她的手撑在桌子上,有晶莹的眼泪从那蜂蜜般甜美的眸子中滑出。
     离得好近……甚至能感受到她的吐息。
     现在的穗乃果……该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小鸟。”我突然开口叫道。
     “穗乃果酱?”她条件反射地抬起头,我便顺势拥紧了她,迅速攫取了她的唇。
     “唔……穗乃果酱……”她的脸飞快地红了大半,粉粉的像春天的花见团子,柔嫩而甜美。
     我的舌清晰地勾勒出她柔软的唇线,慢慢深入,吸取着她好闻的清甜气味,轻轻地啃咬着她的唇,逼迫着她发出柔软的娇喘声。
    “穗乃果酱……”她呢喃着轻声道。
    “现在,我可以把原来的穗乃果还给你了——”
    “小鸟酱。”
    “因为,穗乃果我也——最喜欢小鸟!”

    两天后。
    校园门口的樱花树纷纷扬扬地开着花,缤纷的花瓣飘在我们身边。
    “穗乃果酱——恢复原状了喵——”凛飞快地扑到我身上,我这才发现缪斯的大家都在。
    “海未已经都告诉我们了,穗乃果。你能恢复原状真是太好了呢。”真姬为我解释了一番。
    “啊哈哈哈……让大家担心了,穗乃果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这样不让大家担心啦。”我凑到小鸟身边笑着说道。
    “说起来,感染到那个病症,会觉得很难过吧?穗乃果酱?”花阳小声地问道。
    “嘛,是有一点吧。”我想了想说道。
    “但是——偶尔得上这样的病,穗乃果也——最喜欢了呢!”我灿烂地笑着,看见大家都摸不着头脑地看着我,便笑得更加地开怀和肆意。
    但似乎没人注意到——小鸟红扑扑的脸颊和我们紧紧握住的手。
    失意……其实才是幸福的开端吧!♡
                   –THE   END–






感谢大家的支持啦~v(◦'ωˉ◦)~♡

    

【渣文笔】学生时代的日常互怼

●这里撒库QwQ
●偶尔想出来的脑洞~不指望大家都喜欢啦但是我会努力地把我想要呈现出的感觉都呈现出来的!
●都OK的话就请看正文哦?

   亚瑟最近觉得很烦躁。
   具体原因总是说不出来的,但是十有八九是那位新来的转校生同桌吧。
   咦?你问为什么烦啊?
   首先,这位转校生风度翩翩,风姿绰约,一看便是一副儒雅公子的相貌。
   当然这也会惹出一些麻烦来……
   比如一下课班里的女生就成堆地挤过来问这问那,比如一堆女生成功地把亚瑟从自己的座位上挤开,比如他英俊潇洒的同桌对此并不抱有一丝抱歉的态度。
    真·他妈的·烦!
    亚瑟困倦地揉了揉眉心,想了想后还是打算先准备为下节课做准备看看书。
    “哦~小亚瑟还真是勤奋啊。”身后一阵慵懒的声音传来,透着一丝揶揄的口吻。
     亚瑟没好气地瞥了声音的主人——他的麻烦同桌一眼:“喂,弗朗西斯,我说你也该改改拈花惹草的习惯吧,每次下课后都把本绅士这里弄的乌烟瘴气,可都是我大恩大德才不会计较的啊。”
    弗朗西斯对此则是潇洒的一笑:“哈~谁让哥哥我人气高呢~”然后温柔地伸手摸了摸亚瑟的头,“还是说,小亚瑟是在嫉妒自己不如哥哥我有魅力呢~”
     对面的少年立刻脸红了大半:“闭,闭嘴啊!要是我想变得和你一样风流倜傥,我,我也是可以做到的!再说那个笨蛋会嫉妒你这样的白痴啊,实在是没什么优点的!还有把你的手放开啊!”
    “嗨,嗨。”弗朗西斯讪讪收回了手,小亚瑟真是有些凶啊。
   

    不过虽然说这个同桌很是让他头疼,但是偶尔这个同桌倒也是十分善解人意的好兄弟。有一次亚瑟晚上突击复习希望熬过明天的课堂小考,结果本来准备满满的考试却被老师延了后,亚瑟半是欢喜半是无奈,不知不觉间就在老师的讲课声中昏昏睡去。“亚瑟·柯克兰同学,回答一下这道问题。”老师不悦的声音忽地传来,吓得他一下子站了起来。“是的,呃……”完全放空的大脑此刻无法提供任何的有效信息。底下的同学已经开始窃窃私语:“哇亚瑟·柯克兰可是有名的好学生呢…”“听说这个老师很凶的…如果被发现没有认真听讲不知道会死的多惨哦……”
    怎么办怎么办,手心里攥满了汗水,可是他却连老师的问题都无从得知。
    无意间一瞥,忽然间发现同桌的书似乎变了样。这家伙不是上课从来不翻书的吗……怎么………疑惑地想着,猛然间看到书的上方一段文字被一串红色的连线画起,旁边还有着笨蛋同桌飘逸的字迹“answer”。他有些惊讶地望过去,对方只是小幅度地对他眨了眨眼。他顿时如获至宝,绿色的眸子闪动着以往的坚定和自信,闪闪地倒映着周围的景物,纯粹得不染纤尘。
   “……所以应该是这样解释才对。”话音落下,全班同学致以热烈的掌声,不少同学露出了有惊无险的表情。老师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亚瑟同学回答的非常好,请坐下吧。”亚瑟礼貌地微笑着坐下,回头正想向同桌道谢,却发现少年又像往常一样将头埋入了胳膊中,估计又去昏迷不醒了。亚瑟无奈地笑一笑,只好把感谢就在心里了。
    这家伙,其实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坏吧?

    本以为那件在他看来是人生污点的糟糕回忆会被所有人一起遗忘,没想到这却成为了弗朗西斯打击亚瑟的最好话题。
    “亲爱的小亚瑟,哥哥我上次帮了你好大的忙哦,是不是应该乖乖地把你的作业借给哥哥看一看呢~?”弗朗西斯依旧温和地笑着,可对面的少年却已经是满脸不甘和悲愤。不过…确实这也是发生过的真实案例,由不得自己的胡乱编改。亚瑟同学抱着这样的心态将自己的作业本放在了桌子中间,弗朗西斯同学立刻给予了他一个闪闪的媚眼。
    真是的…和弗朗西斯在一起果然还是烦。
    不过不会再嫌弃了。

    最近的烦心事好像不止这一件,亚瑟同学哀哀地叹了口气。因为自己是科学创造部的部长,被要求在校展时展现出科学创造部的吸引之趣。时间匆匆,离校展只剩下不到一个月了,亚瑟草草地定下了方案,急急忙忙地开始了筹划。而实施方案则需要与社员的配合和沟通,社员们又无法在课外时间聚在一起,于是便只好在放课后到社办出慢慢开始进程。如此便经常看到夜深之时社办的灯光依然不灭。
    总算是快要结束了。任务完成后,亚瑟伸着懒腰慢慢走出了教学楼。仔细望去,夜晚的校园宁静和谐,不时回响着早春昆虫的鸣叫声,夜空也显得格外明亮。亚瑟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家。
   等等…那边好像有什么声音?
   “呜……我不要……”好像是女孩子的声音!应该还有几个人的声音!亚瑟突然间顾不上多想便奔向了声源处——校园的小树林。刚到达树林,来不及喘气,亚瑟便脱口而出:“你们只会欺负女孩子算什么本事啊!有本事先放开她!”看清了才发现一共有三个男生,身后隐隐看见有一个短发女生被按在了地上。大概是同一级的学生,身上别着和亚瑟一样的级徽。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轻轻笑了笑,“呵呵,小朋友应该知道多管闲事不是什么好事情吧,听着,现在立马离开这里,把这件事忘掉,不然我们会给你好看。”亚瑟仍是怒从心起:“哦?你们这样破坏学校的秩序,理应受到制裁吧?既然如此就放马过来,不要欺负一个女孩子了!”“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吗?那好,就让你记住这次教训!”男生笑着一拳击了上来,亚瑟没做好准备,险些被打到。逐渐掌握了规律,慢慢地两人达到了持平的水准。“有趣,看来要加大难度了。”亚瑟心里一惊,对方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一记扫堂腿击了过来,他飞快地躲开,接着对方便以更加迅猛的攻势袭了过来,逼得他无路可退。
    自己怎么就一时同情心泛滥了!说不好不仅救不了那个女孩,连自己也要遭殃。
    突然有那么一丝的后悔………
    脸颊忽然间被一拳击中,亚瑟足足愣了大半分钟。岂有此理啊!说好的打人不打脸呢!!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的亚瑟顿时燃起了战斗之魂,将要一拳击出。
     “这种一味蛮打的方式没法取胜的哦,小亚瑟。”依旧是那个轻佻的声音,亚瑟的心里波动了一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比起高兴,他心里更多的会是被看到狼狈一面的羞惭。慢慢回过头去,弗朗西斯对月而立,脸颊的线条被柔美的月光勾勒出银色的光芒,紫色的眼眸中闪动着依旧耀眼的光芒,唇角牵动着优美的弧度。
    “不管情况如何,我要加入你们之间的决斗。”他忽然高声对身后的男生说道。那男生一愣,“原来小朋友开着外挂?不过尽管放马过来吧,本少爷可不会害怕的!”男生有些得意地笑着。“哦~那么哥哥我提前警告你,不要那么肯定哦。”弗朗西斯依旧温和地笑着。
    “剩下的两个也一起出手吧,我们两个打你们三个,怎么样?”亚瑟忽然脱口而出,虽然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出口这句话。
    “那就都上吧!不把你们收拾收拾,本少爷的一世英名就该换掉了!”男生手一挥,剩下两个男生立刻走到他们面前。
    亚瑟有些忐忑地走到弗朗西斯面前,抬头望向他,那紫色眸子中涌动着他从未见过的温柔。“小亚瑟真是不服输呢。”他似乎这样说了一句。“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小亚瑟。”这句话更加轻飘飘,亚瑟一时有些错愕,应该……是自己听错了吧…?
     这是亚瑟从未见过的弗朗西斯。每一个动作依旧优雅,但却招招毙命,似乎已经看破了对方的所有弱点一般,驰骋而潇洒自如。
     似乎,有些耀眼呢。
     当最后一个男生也慌忙逃走之时,亚瑟喘着气,看向弗朗西斯。“小亚瑟很棒。”弗朗西斯笑着说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啊!哼哼!”亚瑟轻轻地笑了起来。弗朗西斯认真地盯了他片刻,忽地也爆发出了欢快的笑声,两人清脆的笑声就这样回荡在林间。
    那个短发女生默默地走到两人身边深深地鞠了一躬:“那个,谢谢两位学长…我日后……如果有帮的上忙的地方,一定会……尽力相助的……”女孩的声音低了下去,似是有些害羞。
亚瑟友好地笑了笑,对她伸出了手:“这是小事了,以后才要注意安全啊。”“是的哟,”弗朗西斯也笑了笑说道,“如果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再次遭到欺凌的话,哥哥我可是不会原谅的呢~”女孩子脸微微一红,再次道谢后也快步离开了。
     空气忽然变得好静。
     诶……这家伙其实………真的没那么讨厌吧?
     甚至……会有点喜欢吗?

    六月的天气真是摸不着头脑,明明前几天还是鸟语花香春意盎然,忽然之间太阳就变得如此灼热和耀眼,空气中处处弥漫着汽水的酸甜味和窗外茉莉花藤的清香。
    最近的天气真是有够呛的。亚瑟默默地想着,闭上眼睛伸手扇了扇空气,脸上的热度微微散去了一些。
   忽然之间就变得十分凉爽,亚瑟有些诧异,等等这个风力不太像是手可以扇出来的吧!睁开眼睛,只看见面前多了一个小风扇正嗡嗡地叫着。“抬头。”条件反射地照做了,面前出现的是弗朗西斯微笑的脸。
    “哇啊!!”亚瑟立刻跳了起来。
    “哥哥我有那么可怕吗?明明我这么迷人啊~”弗朗西斯有些无奈地坐在了亚瑟身旁。
     亚瑟默默地不做声。其实他倒是不太敢见到弗朗西斯了,自从那件事之后,似乎见到他的话,脸就会不受控制了。
     幸好天气也很热,不然会无法解释自己脸上的灼人温度的。
     空气忽然又一次安静。
     “小亚瑟。”弗朗西斯忽然开口,吓了他一跳。“咳咳,干嘛?”亚瑟扭过头说道。
     “小亚瑟是不是很讨厌我?”弗朗西斯问道,亚瑟吓了一跳,看向弗朗西斯,却发现他的眼底全是认真的神色。
     亚瑟刚发出唇音,弗朗西斯又伸出食指放在了他的嘴唇上。
     “讨厌我每一次出现都会影响你的光辉,讨厌我总是能轻易把你气的半死,讨厌我即使上课总是睡觉成绩却也和你不相上下,讨厌我只要在你身边烦来烦去?我没有说错吧?小亚瑟?”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能天生我就看你不爽吗?可是明明是讨厌我的,为什么…你总是会包容我的一切呢……”
     当我阻碍你的光芒时你说你可以自己开创更耀眼的生活;
     当我惹你生气时你会记起我对你的一点点帮助而不追究;
     当我的成绩与你不相上下你却只会在自己身上找出不足从不抱怨我的游手好闲其实和你的勤奋报酬相等;
     当我想要在你身边烦你的时候……你也似乎从来不会觉得奇怪和无聊………?

        “问题不在我啊………”
    “我明明一直是这样的……”
    “小亚瑟。”弗朗西斯突然抬起头,用从未有过的庄严表情看着亚瑟。
    “你是不是喜欢哥哥我?”
     大脑突然空白。
    “我明明很讨厌你的!别瞎猜了!”
    这句话为什么忽然说不出口?
    我讨厌你,从一开始就讨厌你。
    讨厌你独特的行事风格;
    讨厌你总是散漫不堪一点都不符合我这种绅士的严谨态度;
    讨厌你总是夺取我的光芒;
    讨厌你每次出现都让我心跳异常;
    讨厌你能让我轻易地对你改变看法…………
    嘴唇忽然被堵住,清晰地感受到舌尖的移动和小心翼翼地探索,唇间的清香慢慢传递着。
     忽然感觉到脸上有点湿湿的……是眼泪?
     “小亚瑟……”模糊地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少年的脸颊逐渐开始泛红,“闭嘴啦……”依稀听得出音节。
     我喜欢你,从一开始就喜欢你。
     呐,喜欢……才不需要理由呢。
     那天的自己……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不记得了。
     但是依旧能记得——
     那天的梦里,有樱花树,有浅浅的小河,有飞落的花瓣和带来的靡靡甜香。
     有他,还有——他。
      
                                                                              - THE  END-
    
    
     

开个脑洞

    女孩笑起来时眼睛弯弯的煞是好看,明媚的笑容穿过云层能直抵太阳的心脏。
    她说,王源儿我以为会是你给我告白的,你一个男孩子怎么这么怂啊。
    又只剩下她一遍遍地叫着,王源儿,王源儿。
    她的声音清涩却又带着些江南的温润,如一夜未消的花烟落在滴答的雨声中。
     王源笑得比她更加明艳,灿烂的笑容留在眼角,唇边,眉尖,快要融进云朵里,甜得人腻在里面。
      他说,明灏,那这次告白算我补给你的,我喜欢你,答应我好不好。
      明灏继续笑着,说你是小仙子啊嘿嘿嘿,小仙子会给我告白吗嘿嘿嘿嘿。
      王源知道她并没有喝醉,继续用薄荷般清凉却被她形容成“嗲得像水蜜桃一样”的声音说着,怎么不行啊,小仙子可喜欢你了,嫁给我好不好啊。
      女孩被他如此老旧的言语逗笑了,发出“嘻嘻”的清脆笑声,含糊不清地说着不要,我要娶你。
       王源很无奈地看着她,却最终笑出了声。
       “那好啊,我愿意被你娶。只是从此以后,我们的名字就要被写在一起了啊,是不是应该想好啊明灏。”王源眨着眼睛对她说,盐盐的话语和甜甜的表情搭配在一起,竟是说不出的协调。
         明灏睁大了眼睛,半晌才又哭又笑似的说出了话,“王源…是真的吗王源……我真的很喜欢你很喜欢你啊……我就说过我一定会把你娶回家啊………”女孩似乎是喜极而泣,又忍不住笑着掉了眼泪:“王源儿……我早就知道你一定喜欢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孩的声音轻快的像气球。
       

       “王源儿……王源儿……嘻嘻嘻……”
        “……傻瓜啊。”




        开个脑洞,唠嗑一下😂😂

【唠嗑一下】

一直到现在才知道lo上的图片是可以保存的……我是不是太蠢了点………[手动再见]


















(唠嗑也要带tag👇)

【源我】温柔

※24k纯傻白甜,源我
※第一次写不要介意
※by  荼子

Chapter   1
·这是长得帅的人的特权

     又是9月1号。
     开学这件事情,田品并不想说些什么。她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新学校,看着“南开中学”几个大字叹了口气,走进了新班级里。
班级里没几个她的老同学,田品的心里不由酸酸的。不过,很快她就会立足于班级之上的。         
     因为,凭着她优异的中考成绩,班长的位子已经坐牢了。看着老师宣布后底下人统一的“卧槽卧槽”,田品扬起了嘴角。
     真是,纯渣。
     “好了,接下来班长来点个名吧。”老师戴着副黑框眼镜,眼睛里透出明亮的光芒。田品想估计是太想看看她的水平了,不由得摇了摇头,接过名单。
     “xxx!”“到!”“xx!”“到!”
       ………………
       “王源!”田品吃了一惊,这不是那个王源吧?她还真想不到自己要和一个大明星相处高中三年是什么感觉,也从来没这样期待过。
       底下也有了窃窃私语声:“不会吧是王源?”“会是那个王源吗?”“我擦王源啊王源啊!”全是诸如此类之声。
      班主任淡定地拍了拍讲桌,班里顿时安静了不少。田品又重复了一遍:“王源!”
       没人回答。
      这时候前门忽然被推开,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报告”声,田品靠门太近,冷不防被吓得坐在了地上。
     全班鸦雀无声。
     罪魁祸首看见了她的囧样,忍不住睁大了眼睛,一时间好像还有点愧疚地小声说了句“抱歉啊。”
      田品缓过了神,看清了面前道歉的人,不由愣了半晌,才说出一句“没事。”
       班主任慈祥地笑着走到罪魁祸首身边,“这位也是我们班的同学,大家应该也都认识,就不多介绍了。王源你给大家打个招呼好了。”
        王源笑得很灿烂:“大家好我叫王源,今后就和大家是同学了,我们要好好相处哦。”说完还鞠了一躬。底下顿时就沸腾了,伴随着各种花痴的私语声。
       班主任不得不又拍了下桌子,班里才又安静下来。接着班主任说道:“好了,人到齐了,从此以后你们就是一个班里的同学们了,一定要相亲相爱,好好学习。对了,王源的身份大家也都知道,鉴于他可能会比较忙,所以…田品你身为班长,就和他坐好了,平时能多帮他一下。”
      田品闻言看向王源,他还是用那种灿烂的甜甜的笑容回望她,看得她心里一颤。
      妈的,长得真TMD好看。
      自从两人坐在一起后,田品才觉得,王源的性格实在是太诡异了,让人根本琢磨不透。
      王源最开始是很矜持很有礼貌的,只不过他平时说话的次数实在太少,和他在屏幕上的样子大不相符。田品还和她的前桌女生安若一起讨论过,王源这个boy真是和他给人的印象太不一样了,简直神秘感爆棚。安若是个挺八卦挺活泼的女孩子,和田品分在同一个学习小组里,两人关系也慢慢变得越来越好。安若同桌是一个看起来很正当的标准学霸样子的男生,叫雷涛,他充满乡土气息的名字总是被她们取笑,她们也才知了他的内心是有多么开朗逗比。
       最开始她跟王源坐在一起是从来不说话的,然后到了互相问“今天作业是什么”,接下来令她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王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变得活泼的不行,跟她也熟着了起来,当然也和安若以及她同桌熟了起来,开始缠着他们陪他一起玩闹,面对如此巨大的变化田品只能对自己说着,王源太牛逼了,把她都欺骗了啊。
       王源会在下课时凑到她旁边,一边跟她一起做作业一边跟她把他有趣的经历都说一遍。一般她只会“哦”一声,然后他撅起嘴一边埋怨我“田品你怎么这么冷淡地对待帅哥啊”,一边又重新引出一个新话题来。
     有时王源也会出去赶通告,而田品就应该承担起身为班长和他同桌的义务,帮他收好每一份卷子,抄好每一份笔记,然后安若每次看田品那么拼命地奋笔疾书抄两份笔记,觉得她太可怜了于是她觉得,不跟王源坐同桌也是有好处的。而王源每次回来后,看见自己比别人厚一沓的卷子和作业,简直是想跳楼。但是田品告诉他我帮你整理卷子和笔记的艰辛以后,王源总是会眨着大眼睛对她说“谢谢,不如你自己留着吧。”田品被他逗得笑出了声,这时安若和雷涛就会转过来说,有什么好笑的事你俩动静不要太大ok?然后田品就和王源一起边笑边对他们说着“ok”。
      田品这才发现,原来王源是多么有意思的一个人。
     后来王源跟她要她的微信,说是成立了一个他们小组的群,就只剩她没有加了。田品很爽快的给了他,王源说了句“谢谢”后,当天晚上她就被拉进了群里。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真不相信,王源那种整天自称“帅哥”的酷boy的微信头像竟然是粉丝的一张饭绘图,画中的王源穿着粉色的衣服,睁大了无辜的星星眼,粉丝还别出心裁地给他加了两只兔耳朵,整个画面粉得PinkPink的。
     田品后来跟安若吐槽这个时,安若表示,她有过王源实际是个抖M的猜想,不过王源真的用如此现实的炮弹打到她的脑子上时,她还是震惊了许久。
      王源在微信上一般除了去群里聊天,偶尔在朋友圈里发发生活感悟和吐槽之外,好像也没什么活动了。最开始田品和王源还是沉默的,只在群里聊得挺high,后来王源先私信了她,两人也就玩起来了。
      一只酷果子:hi班长。
      蜜桃棒棒糖好吃:王源啊你的头像太恐怖了。
      一只酷果子:?
       蜜桃棒棒糖好吃:你粉丝要是看见了你这个充满少女心的头像,一定会疯的8(๑•ั็ω•็ั๑)。
      一只酷果子:[图片]
      一只酷果子:其实这张也不错啊。
       蜜桃棒棒糖好吃:我日,你能不能正常点啊。
       一只酷果子:[图片]
      田品看见王源发来一张自拍,照片里王源手握成拳放在脸颊边,眨着blingbling的大眼睛无辜地嘟着嘴,模样惹人怜爱的不行。她犹豫了一阵,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
        一只酷果子:怎么样田品,我觉得这张太萌了。
        一只酷果子:[图片.jpg]
        蜜桃棒棒糖好吃:王源你竟然用自己表情包我佩服。
        王源发来粉丝做的他的一张“给你点赞哦”的表情包,结合着王源刚才说得话田品不由想笑。
        蜜桃棒棒糖好吃:王源你的自恋真的可以收收。
        一只酷果子:这是长得帅的人的特权。(๑•́₃ •̀๑)
         蜜桃棒棒糖好吃:好好说话,别发颜表情。
        一只酷果子:哼╭(╯^╰)╮班长你竟然这样说我
       蜜桃棒棒糖好吃:切我管你ಥ_ಥ
       蜜桃棒棒糖好吃:得了我要睡觉了,王源你慢慢纠结吧,晚安啊。
       田品打完了这行字,本想着王源还会拉着她再聊一会儿,没想到他很快发来了消息,是一条语音。田品拿出耳机戴上后按下了那条语音,传来王源清透的薄荷音:
     “班长,晚安。”
  

                                                                 TBC.